【防疫动态】新冠病毒“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群
发布:2021-02-10 10:41

2月9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召开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联合专家组对新冠病毒从自然宿主直接传播和通过冷链食品、中间宿主、实验室等4种引入人群途径的可能性进行了科学评估,认为新冠病毒“很可能”是经中间宿主引入人群,也“可能”是直接传播或者通过冷链食品引入人群,“极不可能”是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群。

34位中外专家进行28天溯源工作

会上,联合专家组中方组长梁万年表示,此次联合研究属于SARS、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的中国部分,基于全球和中国过去科学家的研究基础所形成的研究报告,将为其他国家、地区的病毒溯源工作奠定基础。

他介绍称,联合研究团队包括来自中国的17位专家和来自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等的17位国际专家。其中,联合专家组分为三个联合研究小组,在武汉进行了为期28天的溯源工作。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专家组共同走访了武汉白沙洲贸易市场、华南海鲜市场、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等机构。

武汉疫情不太可能由蝙蝠传人

就病毒源头的问题,梁万年在介绍分子流行病学的溯源研究结果时表示,能导致全球大流行的病毒,一定具备高度适应人类环境的生存能力。这种能力可能是偶然获得,也可能是逐渐演变的,但每个步骤都得益于自然的选择。

他具体分析称,此前被媒体多次报道的蝙蝠、穿山甲身上所发现的冠状病毒,被认为和新冠病毒关系密切,提示其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宿主。但目前为止,这种关联性还不足以让上述两种动物所携带的病毒成为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水貂、猫等其他易感动物也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潜在宿主。

就此,外籍专家彼得在会上补充称,相关证据表明病毒可能来自自然宿主,但武汉并非蝙蝠大量聚集地,因此在武汉的疫情最开始不太可能由蝙蝠传给人,可能是由其他动物。

他在会上还列出4种假说,其中通过中间宿主将病毒引入人类,即先感染离人类关系较近的动物,而后再感染给人这样的路径是最有可能的。此外,通过冷链食物的渠道感染人,也较为可能。

彼得还表示,中国目前对于蝙蝠的采样研究已比较充分,但世界各地其实都存在有蝙蝠,因此后续也应该加强其他国家、地区关于蝙蝠等动物的采样研究。

实验室泄漏病毒极不可能

会上,彼得还驳斥了此前关于“实验室泄漏病毒”的说法。

他表示,关于实验室病毒泄漏的说法是极为不可能的,未来也不会就此进行研究。

他解释认为,过去有些地方实验室泄漏事故是时有发生的,但目前为止,疫情发生前并没有对新冠病毒的研究。此外,专家组通过和相关实验室的管理人员进行了了解,参观武汉病毒所等,认为病毒不可能从所内P4实验室泄漏。“我们希望用事实说话,而不是用个人的主观臆断。”北青报记者还注意到,彼得作为专家组成员此前还曾向媒体表示,相关说法像电影情节,并不可信。

就此梁万年补充称,关于新冠病毒源于实验室无非两种说法,第一是人工合成,第二是事故泄漏。科学界已经多次驳斥人工合成的可能。而关于事故泄漏,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是,武汉的实验室内此前根本就没有新型冠状病毒,谈何泄漏?再加之严格的管理措施,因此得出极不可能的结论。

会上有记者提到,新冠病毒在世界上的传播会否早于武汉疫情?与会外籍专家回应称,我们注意到已有出版的论文称在意大利2019年11月底已有新冠病毒传播,但是该说法是否为确信的事实还不清楚。下一步,我们会尽量搜集相关信息并进行研究,寻找更多证据来说明相关议题。同样,关于海外传播的病毒是否源于武汉,也需要后续更详细的研究。

无证据显示2019年底前武汉已有疫情

梁万年在介绍分子流行病学的溯源研究结果时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在2019年12月前在武汉市就有疫情传播。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他提到的研究包括对此前医院留存的样本分析、对就诊病例分析、对发热药物售卖的波动研究、呼吸疾病致死数据研究等。

此外,就武汉疫情最早发生的地点,梁万年表示,华南海鲜市场可能不是武汉最早发生疫情的地方,“在武汉,我们发现最早的病例是2019年12月8日,而华南海鲜市场最早确定的病例是12月12日,目前流调来看两例病例没有关系。”

他认为,之所以华南海鲜市场备受关注,是因为在前期发现了较多病例均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历史,这提示华南海鲜市场或是一个疫情暴发的集中地点。但又出现了早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病例,并且排除了和该市场的关系。(来源:人民健康网)


版权所有 © 浙江科技学院  xcb@zust.edu.cn  浙ICP备11051284号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10616号

地址:浙江·杭州市留和路318号 邮编:310023